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影音中心部分视频因技术问题暂无法在电脑端观看,在手机端观看不受影响。    

一个壮族老兵参加上甘岭战斗的故事

2019-12-7 10:24| 发布者: vangzhaij| 查看: 159| 评论: 0

摘要: 一个壮族老兵参加上甘岭战斗的故事“雄赳赳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……” “向前向前向前,我们的队伍向太阳……” “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,我们志愿开赴朝鲜战场……” 1951年1月,柳州鹧鸪江畔,口号声、歌声、宣誓声 ...

“雄赳赳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……”


“向前向前向前,我们的队伍向太阳……”

“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,我们志愿开赴朝鲜战场……”

1951年1月,柳州鹧鸪江畔,口号声、歌声、宣誓声,如滚滚惊雷,响彻云霄,震动桂中大地。

宣誓的队伍中,一个风华正茂的壮族青年心潮澎湃!热血沸腾!他与战友们一道举起右手,庄严宣誓!高呼口号!他就是象州县(当时称象县)马坪镇古大村人廖炳信。由于受进步思想影响,1949年11月,象州解放前夕,未满20岁的文化青年廖炳信参加象州自卫队石龙区中队,先后参加金秀大瑶山、宜山、象州石龙等多次剿匪战斗。为响应“抗美援朝、保家卫国”号召,毅然告别年经妻子和未满周岁的女儿,报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。与战友们一道从柳州鹧鸪江乘坐火车,历经七天七夜到达吉林安东。休息三天后,雄赳赳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,日宿夜行,历时一个多星期,抵达朝鲜西海岸,编入“万岁军”38军113师炮兵独立团2营5连,担任负责填装炮弹的三炮手,兼连队文化教员。步兵变炮兵,一切从头学,廖炳信虚心向老兵学习,经过一个多月的辛勤学习和刻苦训练,很快掌握山炮炮击技术和相互配合要领,休整待命。

廖炳信介绍说,由于自己听从指挥,服从命令,作战勇敢,乐于助人,在柳州鹧鸪江宣誓赴朝时就获吸收加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(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前身),并担任团小组长。在柳州鹧鸪江前往吉林安东的火车上,他就介绍了5名爱国青年加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,壮大青年团队伍。
一个壮族老兵参加上甘岭战斗的故事

当年风华正茂的廖炳信。

一个壮族老兵参加上甘岭战斗的故事

如今老当益壮的廖炳信。

上级指到哪里打到哪里


部队到达西海岸不久,廖炳信所在的连队就奉命配合步兵部队攻打美军防守的391.8高地、381.2高地,由于当时志愿军的装备还比较落后,使用的多是步枪、冲锋枪、轻重机枪、山炮,缺乏飞机、坦克和远程炮的支援,面对的又是装备优良、拥有绝对制空权的美军,战斗异常激烈。为避开美军的空中优势,志愿军以夜战的方式,每天夜幕降临时以密集的炮火掩护,发动进攻,消灭美军有生力量,打退美军,占领高地;天亮后又撤下隐蔽,休整待命,避免白天美军飞机、坦克的狂轰滥炸,尽量减少部队伤亡。这样白天美军步兵在飞机、坦克、大炮的掩护下,占领高地;晚上我军乘夜又攻占高地,如此反反复复展开七天七夜的拉锯战,最终彻底击败武装到牙齿的美军,占领两个高地……

由于战斗中马匹损失大,山地运输困难,急需补充马匹。1952年夏的一天,连队决定派廖炳信与50多名战友一道从朝鲜返回内蒙古去买马,闻讯后廖炳信找到连长说不想去买马,要上前线打仗立功。连长拍着他的肩膀说,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,何况上前线打仗和去内蒙古买马一样重要,都是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。别小看马匹,山地战中没有马匹,物资弹药运不上去,怎么打敌人?听完连长入情入理的分析,廖炳信愉快地接受命令,与战友们一道去内蒙古买马。到了内蒙古,他们每人负责带回三匹马,骑一匹,左右肩膀各拽一匹,历经一个多月的长途跋涉,给部队带回了150多匹好马支援战争。

1952年10月,上甘岭战役打响,部队奉命前往支援。在上甘岭,廖炳信与战友们一道出生入死,抗击敌人,他们的口号是“人在阵地在,与阵地共存亡”,哪怕阵地上只剩一个人,也要坚持战斗到最后。对待敌人的狂轰滥炸,他们也有办法对付,那就是挖坑道,挖战壕,构筑立体防御工事,阻击敌人。敌人炮击时,他们就扛山炮进入坑道隐蔽。敌人进攻时,就扛出山炮瞄准、装弹、轰击敌军,配合步兵有效消灭敌人有生力量,顽强地坚守陆地。一次,一发炮弹落在阵地上,一名战友当场牺牲,两名战友身负重伤,廖炳信让卫生员为两名负伤的战友包扎,护送受伤的战友送下山,自己毅然与其他战友一道高喊:“为战友报仇!预备——放!”一发发愤怒的炮弹在敌阵中开花。

采访中,廖炳信说,这次支持上甘岭战役,坚持了十天十夜才奉命交由兄弟部队换防。期间,除了打仗就是挖战壕、修坑道,伪装阵地,不让敌机发现。当时,由于敌人有绝对的制空权,用飞机、远程炮对我军后方运输线狂轰滥炸,后勤物资经常不能按时送到,战友们有时只能一把炒面一把雪充饥,虽然生活十分艰苦,但个个斗志昂扬,誓死坚守阵地。在上甘岭战役中,他所在的班牺牲6人,3人负伤,伤亡过半;但他们的炮击炸死炸伤的敌人无数,有效支援步兵部队守住阵地,赢得了上甘岭战役的最后胜利。



一个壮族老兵参加上甘岭战斗的故事

立功证书。




一个壮族老兵参加上甘岭战斗的故事

功臣合影。

“战场上硝烟弥漫,弹片横飞,时刻有生命危险,当时心里害怕不?”采访时,笔者把心中的疑虑抛给年近90的廖炳信老人,老人不假思索:“面对疯狂的敌人,看到身边牺牲的战友,我们不知何为怕!只知道一切行动听指挥,上级指到哪里打到哪里,一心想多炸死几个敌人,配合步兵部队多消灭几个敌人,为牺牲的战友报仇雪恨,夺取战争的最后胜利。”老人介绍说,上甘岭战役结束后,他因听从指挥,作战勇敢,有效配合兄弟部队作战,获记二等功一次。


廖炳信还介绍说,上甘岭战役后,部队继续返回西海岸休整。期间,他不但给战友们上文化课,教战友们读书、识字、唱歌,还代不识字的战友写家书报平安,写情书寄女友,经他代笔的书信不下200封,战友们都称赞他为“连队通信员!”。此外,也经常获派外出执行任务,1953年12月的一天,连部派他与三名战友奉命到团部搬运粮食,返回途中,遭遇敌机轰炸,一颗炸弹落在10米开外,气浪将他掀翻在地,颈部、头部、右小腿三处中弹,鲜血直流,昏迷不醒,战友们赶紧将他送往医院救治,从死神手里抢回了他的一条命。但至今三块伤疤仍清晰可见,记录着朝鲜战场的残酷!

党叫干啥就干啥


1954年回国退伍后,廖炳信获安置在石龙县(1952年9月-1962年4月,象州县、武宣县合并为石龙县)石龙区政府任宣传员,并于1955年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;1962年4月,石龙县分为象州县、武宣县,廖炳信回家乡——象州县马坪乡负责知青工作;1966-1977年调到寺村乡任组织员,1977-1991年调回马坪乡负责民政工作。

在部队打仗,廖炳信养成了一切行动听指挥,上级指到哪里打到哪里,争取在战斗中创建奇功的习惯。在地方工作,廖炳信仍然以军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以优秀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党叫干啥就干啥,坚持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精一行,始终努力做好领导布置的每一项工作,获得同事们和上级领导的肯定和好评,多次获评为各种先进工作者。其中,1988年获评为“象州县民族团结进步先进工作者”,1988年、1989 年连续两年获评为“象州县优秀共产党员”。



一个壮族老兵参加上甘岭战斗的故事

象州县民族团结进步先进工作者奖状



一个壮族老兵参加上甘岭战斗的故事

象州县优秀共产党员奖状

1990年临退休前,因在部队负过伤立过功,退伍后工作成绩显著,廖炳信还获国家民政部奖励12000元旅游经费并给假两个月,赴浙江、上海、北京、威海、大连等地旅游。但因一生节俭已成习惯,觉得休假外出旅游既浪费公家的钱又耽误单位的工作,很过意不去,只旅游了48天即返回工作岗位,并将剩余的4000多元专项旅游经费退给县民政局补充公务经费,深得干部职工和领导的赞扬。

退而不休服务桑梓


廖炳信退休后回到老家古大村居住,一直保持军人纯朴正义的作风,并以身作则教育家人和村民维护村集体的利益,还时常给村民看牛,组织村民打扫卫生,清理垃圾,为村民打造清洁的生产生活环境。

当时,村集体在村周边岭上有几片集体松林,是村集体收入的主要来源,他组织村民商定,村周边岭上的集体松林属于全体村民所有,任何人不得乱砍伐,也不得捡拾松树枝回家当柴烧,如有违犯,按市价处以罚金。一次,一村民盗伐一车松树拉到马坪街卖,老人闻讯立即追至街上,将那人卖柴所得全部收缴存入集体的账户。还有一次,自己的儿子上山顺便捡了一担松树枝回家当柴烧,老人知道后,二话没说,按市价的两倍给予处罚,将罚金交给村出纳。村民们看在眼里,记在心头,从此谁也不敢再占集体的便宜。后来,村里的松树长大成材,木材和枝丫共卖得一百多万元,除了用于修建古大村至木怀村和马坪街约2公里的水泥路,全村每人还分得1000多元的福利,既方便了村民的出行,又增加了村民的收入,村民都竖起大拇指称赞老人是村里的“义务护林员!”



一个壮族老兵参加上甘岭战斗的故事

志愿者和笔者(右一)与抗美援朝老兵廖炳信(中)合影


一个壮族老兵参加上甘岭战斗的故事

八一前夕,象州县长熊健慰问廖炳信(中)

糟糠之妻不离不弃

1954年回国后返乡前,廖炳信因劳累过度患病在吉林通化361陆军医院疗养,一漂亮女护士仰慕他长得帅又是二等功臣,对他精心护理,暗中生情。出院时,女护士帮他收拾行李,一直送上火车。分别时泪眼婆娑,嘱咐他回家省亲后即返回通化共结连理,双宿双飞。当时,他即坦率地告诉女护士,自己在当兵前已结了婚而且有了一个女儿,不能返回通化与她结为伉俪,请她另择英雄结婚。但那女护士心有不甘,仍然紧追不舍,连续写信追他8年,但家中早有糟糠之妻,他始终坚决回绝,没有喜新厌旧、另择新欢。

廖炳信很看重自己的糟糠之妻,他的妻子也很看重他的兵哥哥,夫妻俩一生相守,相濡以沫。他在外工作,为群众分忧,为党旗增辉;她在家参加生产队劳动,孝敬老人,养育子女。廖炳信退休不久,妻子不幸患病卧床整整10年,他始终不离不弃,精心照顾,直至妻子逝世,在家乡传为美谈。(老年日报通讯员 廖才兴)

来源:今日头条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